家庭暴力防治網
 
 
廣告
 
廣告

男性婚暴處遇的困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解景然、江文賢

我相信家庭與外界是截然不同的,它可以充满愛、關懷及了解,成為一個人養精蓄銳的場所。──Virginia Satir

「他們一定有病」、「那種人跟垃圾一樣,不需要理會」、「恨不得那種人都死光」、「廢物、魔鬼、豬狗不如、畜生」……這樣的描述不僅是一般民眾對婚暴加害者的刻板印象,也是我(第一作者)對加害者的第一印象。回想五年前,第一次進入處遇團體當觀察員,在成員們尚未入座;課程還未開始前,隨著課程開使的時間漸漸逼近,自己的心跳漸漸加速、身體開始冒汗、口渴、呼吸急促及坐立難安,感受到自己的焦慮、緊張、忐忑不安的心情,以及心中不時還夾雜災難式的幻想,直到第一次團體結束時才跟著放鬆。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樣,當聽要與家暴加害者見面時有著上述的心情?或是你有著自己的想像?

多數男性就在這樣的社會偏見下被遺棄、冷漠、鄙視,團體中的他們,常常帶著悲傷與疑惑,悲傷如今妻離子散,不再有工作的動力,質疑社會何以視他們為十惡不赦的人,不懂這個家真的只能破碎收場?更遑論有些男性,往往並非如上所述的婚暴加害者,而是長期遭受權控暴力的受害者,無奈男性本身的性別框架,讓他們未曾想過舉報自己的妻子為加害者,直到某日他們試圖去擋住太太的攻擊時,事情就變了調,他們成為公認的婚暴加害者,他們不敢置信。但是,願意聽他們述說的卻少之又少,更別提願意幫助他們改善家庭關係的相對資源。

在家庭暴力防治法已經上路近二十年之際,我國已經從僅採安置保護來協助受暴目睹兒童接受輔導,保護婦女免於受暴,增強自我功能,到後來更積極的開始介入相對人或加害者的處遇,更在處遇施行後發現處遇成效,接著發展出社區型預防性方案以終止暴力,降低再犯率,乃為積極有效之預防策略。

婚暴處遇的訓練多數把男性加害者視為「權力控制型暴力」,進而探討這類男性對於女性的權力控制與迫害,他們本身的傳統性別刻版印象,情緒衝動或是受害婦女所形成的創傷反應。這樣的權控暴力類型,成為婚暴處遇的主要典範,少見其他婚暴類型的理解與處遇探究。雖然有一定的比例是這類權控暴力,學習與這樣類型的加害者工作也是格外重要,但是,在實務工作中接觸到的男性加害者並非都是這一類型,有些是夫妻相互採取肢體攻擊的婚姻暴力,有些則是抵抗暴力類型的加害者。

美國社會學家Johnson博士,長年從事婚姻暴力的研究,他在書中大聲疾呼,從事婚暴工作的專業人員,必須對於各種婚暴脈絡有更多的理解,進而區分不同類型的婚暴樣貌,切莫認定所有婚暴都是權力控制型。在婚暴處遇的實證研究,早已證實想用一套方式就放諸於各類婚暴類型上,是萬萬不可行。如今,我們是否願意拋開成見,避免陷入對暴力表徵的迷惑,深入理解不同婚姻暴力的脈絡,認清各種不同的婚暴類型,從而發展更合宜的處遇方式呢?

從實務經驗與過往研究的結果,發現面對男性加害者的婚暴處遇有幾個共點特色,包括 1.關於男性加害者的處遇計畫能有效預防再次使用暴力發生,或預警作用; 2.男性加害者在處遇計畫中的改變,其中關鍵之一在於處遇人員能夠拋棄刻板印象,願意去理解男性生活經驗以及他們婚暴的脈絡; 3.男性加害者的樣態相當多元; 4. 同一套處遇方案不可能套用於全部的男性加害者。 由上述四點可知道,要中止家庭暴力有處遇的介入是相當重要的,但如何在處遇中與男性加害者建立良好關係,了解、認識與貼近他們,跟著他們一同找出適合他們自己同時零暴力的生活選擇,這是我們現在面對男性加害者的方向。

我們的男性加害者正面臨著文化眼光的困境,藉鏡最近很紅的電影「屍速列車」,片中敘述一群感染病毒者會失去理智攻擊未感染的人,在封閉的列車上而發展出人在危機中求生存的故事,當人們因為未知而衍生出來的害怕,更加上面對死亡的恐懼,片中一部分的人們選擇了隔離和攻擊這些感染者或可能被感染的人,好讓自己得以存活。這部也和我們現今社會文化一樣嗎?當我們把一群人不加思索的混為一談;而隔絕與他們相互了解、認識的機會,我們的原意在於保護,但會不會,反倒讓被隔絕的人想用更大的力量反撲呢?我們是否會付出更大的代價呢?如何在保護安全的前提下,還能創造出了解男性加害者的氛圍。這些都是你/妳我需要共同努力的方向。因為,唯有理解才能創造出雙贏的局面!

中止家庭暴力絕對不是一個人、一個團體或著是一個政府部門的責任,它是需要全民必須一起面對、努力的課題。現在,若我們選擇了簡單、快速的方式將他們隔離,那麼未來我們是否也準備好付出某些代價呢?

面對家庭暴力是我們共同的困境,但我們是否也能一同藉著處遇的成功經驗,一同來創造這個可能性。最後,我想感謝閱讀完這篇文章的您,更想邀請您一同經營一個友善的環境,給相對人一個機會,一個認識自己;面對犯錯的機會,讓他們能發現愛,並將愛帶回家中。